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武汉流水线法律咨询中心(新晨工友家园)

新晨工友家园--在外漂泊游子的精神家园,欢迎大家光临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社会企业:比传统慈善更高效的扶贫方式  

2010-08-15 21:18:07|  分类: 二手互惠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诺奖的用处:让更多的人倾听我的想法

社会企业:比传统慈善更高效的扶贫方式   “在获得诺贝尔奖之前,人们听到我的这些想法之后说,这个老头子怎么疯了,这种事情怎么行得通呢?但是获奖之后,大家就会说,这真是一种睿智的想法,真是太棒了。”

    09年 3月11日,被称为“穷人银行家”的尤努斯来到北京。接受《中国经济周刊》等国内多家媒体采访时,这位似乎永远一身孟加拉国传统民族服饰的偶像级人物,一改媒体印象中严肃、不苟言笑,甚至充满沧桑感的形象,采访中不时轻松调侃。

     在公开演讲之外,尤努斯还接受了国内多家官方和知名媒体的联合采访。对于外界的这种追逐和崇拜,尤努斯本人很清醒:“一旦成为了诺贝尔获奖人,好象全球人的眼光马上关注到你身上了。获奖前大声疾呼也没人理,但是获奖之后,可能你小声说一句什么话,全世界的人也都听到了。实际上我现在所说的概念,我所宣传的理念都反复说了很多年。”面对众多媒体,尤努斯如此坦率。

     当然他也承认诺奖给他带来了很多便利:“诺奖提高了我的知名度,对我的理念和想法的宣传起到了极大的促进作用。现在让大家来听我的想法更容易了,还有各种组织来邀请我参加他们的项目。现在我也到全球各地访问,有机会宣传我的想法,这是个好事。”

 

尤努斯:我不鼓励“慈善”

也许是因为国内目前贫富差距不断加大的现实,面对这个因帮助穷人而荣获诺奖的孟加拉国人,中国的财经媒体有问不完的问题;而他的每次回答和每一个观点,几乎都无情地撞击、甚至粉碎了我们救助穷人的传统理念和现行做法。

     对于中国,尤努斯说,“我们希望到中国来做一些能展示我们成功经验的项目,从2006年起我们就开始申请资格。”

     面对这种试验在中国会否水土不服的担心,尤努斯不以为然:“我认为所有人,无论来自哪个种族,98%都是一样的;我们之所以整天听到世界各地的人是完全不同的言论,只是人们过多地夸大了这2%的差异。小额信贷无论在什么地方做都应该没有什么差别,在中国做也是一样的。”

   “就我本人而言,我不是特别鼓励(传统)慈善,我也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慈善家。”作为以帮助穷人而闻名的尤努斯,此番表白让记者颇感意外。

     他解释说:“我觉得钱不应该总是按照慈善的方式来用,我也经常向一些慈善家宣传,告诉他们慈善基金完全有其它的更好的用途。”如果你只是持续地向别人提供慈善捐款,实际上是害了他们,而不是帮助他们,因为他们会过度依赖你,而你也没有帮助他们改变现状,如果换了我,我就会努力帮助他们改善现在这种生活境遇,而不仅仅是向他们撒钱。”

他举例说,即使对乞丐,他也不采用慈善捐款方式。今年格莱珉银行开展了一个救助乞丐的项目,选择对象为世代是乞丐的人,这些人除了乞讨之外没有任何一技之长。具体救助方法是:把钱给乞丐,让他用这些钱买一些水果或者饼干;然后,在乞讨的时候告诉被乞讨者:施舍点钱或买这些水果和饼干。实验的结果是,很多施者既给钱,也买乞丐手中的水果和饼干。而向乞丐最初提供的2000-3000元资助,后来增长到了10万元。

“后来有15000人因此不再当乞丐了,他们的推销工作已做得很好。对这些乞丐,我们没有经过任何培训,完全是发挥他们个人的能力。我认为每一个人都是有创造性的,无论他生活在什么地方、无论他属于什么阶层,只不过他的创造能力还没有发挥出来,可能生锈了,而我们要做的就是把上面的锈抹掉,给他发挥创造性提供条件。”

 实际上,另有资料显示:2003年,尤努斯就把目光瞄准孟加拉数百万计的乞丐,发起“奋斗成员”项目,最终帮助了7万多名乞丐改善生存条件,摆脱乞讨生涯。

尤努斯介绍说,当初在孟加拉国给当地妇女提供贷款时,也曾碰到这种情形:“这些妇女会说不要给我钱,我这辈子都没碰过钱,这个钱给我丈夫用好了;但是我们坚持把这个钱给她们,并让她们自己思考这些钱怎么用。当然这个过程花了很多年时间。”

 

捐款100万,不如设立一个社会企业 

 尤努斯的09年的中国之行,带来了一个崭新的企业模式:社会企业。他对这一企业模式的推介热情几乎超过了令其成名的小额信贷。

    “我之前曾写过一本书《小额信贷》,现在我正在写另一本书:《创造一个没有贫穷的世界——社会企业与未来的资本主义》。这本书的主题就是批判现代资本主义。我认为现代资本主义的结构或模式是一种谬误,它把人完全解释成为赚钱的机器,好像赚得钱越多这个人就越成功。”外表儒雅温和的尤努斯,其思想却充满强烈的评判性。

     他说,现在的这套资本主义体系,实际上给世界、给所有人都戴上了一个叫做“利润最大化”的有色眼镜。只要戴上这个眼镜,看世界看到的就是利润最大化;戴上这个眼镜后,为了赚钱,人就会不择手段。

“现在的金融危机就是一个例证,其根本原因就是不负责任的贪婪,市场充斥着投机、赌博式的行为,已经完全不是金融市场了,更像个赌场。”尤努斯说。

   “我们要重新构建我们的经济,我们要看到一个更加平等、更加和谐的世界。所以我提出了‘社会企业’这个新概念。”尤努斯宣告似地大声说到,“社会企业的目标是造福众人,而不是利润。”

 

格莱珉达能食品公司——社会企业的全球范例

     对于记者提出的这是不是一个乌托邦式的理想主义的怀疑,尤努斯回答说:“我们在孟加拉国试点的社会企业已经成型了,现在有很多跨国企业对此也很有兴趣,我们正在洽谈之中。”

     他所说的已经成型的社会企业,名为“格莱珉达能食品公司”,是由格莱珉银行与达能集团共同建立的。主要是为孟加拉国的数百万营养不良的小孩生产一种特别的酸奶——有针对性地添加所缺乏的营养元素,然后以很低的价格卖给这些贫穷的小孩。如果这些小孩每周两杯、连续喝8-9个月这种酸奶,就可以补充所缺的营养元素,成为一个健康的小孩。

    “对于社会企业的CEO业绩考核的指标,不再是他一年赚了多少利润,而是有多少儿童摆脱了营养不良。”尤努斯说,“如果能把社会企业这个概念放到宏观经济框架中运行,那么就能改变这个世界。”

 至于人们怀疑“社会企业”的概念是一种不切实际的理想化想法,尤努斯说,那是因为“传统的经济理论没有为此提供理论支持”。

      他以慈善为例解释说,有人捐100美元、 1000美元,也有人捐100万,还有人捐10亿。“为什么不把捐出来的钱用来建立一个社会企业呢?这样的企业可以自给自足经营得很长久,可以不断满足更多需要帮助的对象。而单纯的慈善行为,钱捐出去后确实可以满足一定的需求,但对这些慈善企业来说捐出去用掉了,善款的生命也就完结了。而把它变成社会企业之后,这个钱就可以无限次地循环下去,社会企业也会持久地存在下去。”

     尤努斯坚定地认为:与慈善捐款相比,社会企业的扶贫效率更高。

 

资料采自:《中国经济周刊(09年11期 )》以及 《环球慈善》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