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武汉流水线法律咨询中心(新晨工友家园)

新晨工友家园--在外漂泊游子的精神家园,欢迎大家光临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新生代农民工需求远超父辈 面临安身立业成家难题  

2010-11-02 14:40:06|  分类: 劳工权益新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10年11月02日 09:19 来源:工人日报

新生代农民工需求远超父辈 面临安身立业成家难题 - 新晨工友家园 - 新晨工友家园

打拼中的酸涩

新生代农民工需求远超父辈 面临安身立业成家难题 - 新晨工友家园 - 新晨工友家园

相亲难很无奈

 

 

 

作为一个特殊群体,他们融入城市的道路并不平坦,普遍面临着安身、立业、成家等诸多难题。对此,全社会应共同关注,给他们更多的关爱——

  与上一辈相比,新生代农民工受教育程度较高,这使得他们对城市生活的期待,包括物质和精神的需求等,都远远超出他们的父辈。但是,作为一个外来打工的特殊群体,新生代农民工融入城市的道路并不平坦,普遍面临着安身、立业、成家等诸多难题。

  在城市,新生代农民工流露的各种表情,让全社会感到一种沉甸甸的责任。

  酸涩

  很多新生代农民工其实已经在城市工作多年,有的甚至跟随父母在城市出生长大,他们希望和城里人过一样的生活,上学、工作、结婚、生子。但在现实工作、生活中,他们觉得自己总是很难融入城市。

  “早上8点起床,洗脸刷牙吃饭后上班;中午休息两个小时;下午4点上班,晚上则说不好几点下班,一般每天睡觉基本都在深夜12点以后。”在浙江省平湖市某酒店打工的郭小燕,初中毕业后就来到平湖。她告诉笔者,在酒店工作的很多“新居民”都有和自己相同的感受——难以融入城市生活。

  郭小燕表示,在酒店当服务员的大部分都来自外地,本地人不愿意干这个。他们很想成为这个城市的人,但是太难了。她和姐妹们下班后基本上是在一起聊天,有时逛逛路边小吃摊,或者到宿舍里看看电视,极少和朋友聚餐或者到KTV唱歌。许多城市人普通的休闲活动,郭小燕和朋友只能是偶尔为之,因为消费一次就要好几百元,实在承受不起。

  “刚来酒店的时候做的是前台接待,有时候人一多,很多菜就会上得慢一些,时间一长,客人就不满意了,会把火气撒在我们身上。”郭小燕说,那段时间最苦了,下班回去经常自己一个人哭,郭小燕说,面对这个陌生的城市,现在心里总有一种酸涩的感觉。

  彷徨

  来自江西的唐良,今年24岁,目前是平湖经济开发区一家服装企业的普通职员。在外打工7年,唐良先后到过广州、上海等大城市。“初中毕业后就出来了,小时候也没干过什么农活,毕业后就跟着朋友一起出来打工。”唐良说。

  “虽然在外打工蛮辛苦的,但总比呆在家里强。干农活又累又挣不着钱,家乡又没什么企业。”在唐良的概念里,留在老家是一件极不光彩的事情,“同龄人都出去打工赚钱了,留在村里种地有时候会被笑话。”

  新生代农民工不愿回乡务农,也不会务农,他们往往一跨出校门便进入城市打工,“所以根本就没有退路,只能硬着头皮打工,不然真的不知道回乡能干什么,怎么生活下去。”唐良说。

  相比唐良,来自江苏的邹燕工作经历则出色一些。2007年大学毕业后,她应聘来到平湖市某企业工作,目前已进入企业管理层。尽管自己时常有一种漂泊在外的感觉,但是她依然表示,真的不愿意回老家,因为老家由于地理条件和交通的限制,经济不发达,好多同龄人都在外打工。

  邹燕是新生代农民工中的佼佼者,在城市上过学,又在城市里找了体面的工作,这让其他人羡慕不已。但她也有自己的苦衷:“这里的开销也蛮大的,一年到头基本攒不下钱。”

  “面朝黄土背朝天”已成为不堪接受的记忆,而在城市打工却充满着艰辛和苦涩,一年到头的打拼只能维持自己的基本生活,这让唐良、邹燕等感到很是彷徨。

  无奈

  随着年龄的增长,恋爱、结婚等问题也时常困扰着新生代农民工,成了他们城市生活中的又一道坎。

  老家在安徽的王杰,在平湖市区新华路上开了一个水果铺,平湖虽然离家乡不远,但他却不大愿意回家。“每次回家,父母就要跟我说起结婚的事,他们哪知道,在外打拼,哪能那么容易找到媳妇。”王杰抱怨着。

  “我们做生意的基本离不开店,活动圈子比较小,不像人家企业里还有女同事,你说这让我上哪找去?”王杰告诉笔者,其实27岁的他也不是没找过对象,但是由于工作原因,认识的异性朋友不多。“上次有好心人帮我介绍了一个,但对方一听我是安徽的,马上就表示不同意。”谈起难得的一次相亲经历,王杰显得很无奈。

  当然,在王杰看来,找对象难,结婚之后的生活还会更难。“我如果也找一个外地的,以后结了婚,双方的父母接到哪里住?孩子在这里上学还是回老家上学?新房放在这里还是老家?放在这里又哪来这么多钱买房子?”这一系列事情成了王杰脑中挥之不去的烦恼。

  在现实生活中,找对象难、结婚难、生活更难,对于很多新生代农民工来说,这恐怕是他们对城市生活既向往又迷茫的最大原因。

 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